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收藏>

传承、换代到升级、创新,独占省内工美头号交椅的保定工美人有着足够让人钦羡的实力资本,也同样遭遇着同行业普遍面临的市场挑战。生存与发展成为如今保定工美界共同思考的问题——

工美渊而远 前路艰且长

期待与目标合一:宝藏保定中的宝藏工美,能够合力前行、品满天下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牛志宏 杨旭 摄影 郭升强时间:2022-06-20 09:04


崔公陶(陶艺)

葛云飞(根雕、木雕)

李云峰(古琴技艺)

□保定晚报记者 牛志宏 杨旭 摄影 郭升强

一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记者接触到了保定工艺美术协会。

协会规模不大,100多位会员;组织也说不上有多严密,招呼一声就能凑成堆。

最先吸引记者视角的是为协会奔波的一群行内与行外的人,有纯粹跑腿的几位秘书长,有公益出谋的资深文化人,有技艺不同、规模不等却都在市场里坚持摔打努力维持的工美大师们;紧接着,是惊诧地发现这个并不起眼的协会所蕴含的大能量——河北省内现有的五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三分之一的省级工艺美术大师都在保定这儿了;再然后,就是深深地为协会一众会员的尴尬现状所震憾,他们个顶个地怀揣着绝艺,却几乎无一例外地面临着市场滑坡、后继乏人、难以为继的局面。

了解越深,越有感悟。在宝藏般的保定文化长河里,保定工美同样称得上宝藏。

在保定向现代化品质生活之城进发的道路上,在保定将提升文化软实力作为城市发展的必由之路时,这样一个宝藏级别行业的发展与未来,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格外引发着我们的深度思考、焦虑,以及总想为它做些什么的冲动。

不由自主地,在多次的交流、了解与共识中,我们与多年来一直为工美协会默默工作的多路人马聚合在一起,希望通过媒体与协会、社会的共同努力,让人们更多地认知保定工美、认知这些宝藏级别的大师、认知这个行业多么期待来自社会、政府、公众的认可、理解与肯定。

韩立壮(篆刻)

崔立军(工艺球彩绘)

赵宏亮(笙技艺)

王勰(仿古定瓷)

韩晓宁(微雕、果核雕)

6月10日,保定日报社,旅游协会旅游商品分会,以及工美协会会员代表等三十余人第一次聚合在一起,共同探讨“工美行业现状与发展”。

来自不同门类不同界别的工美会员们纷纷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也道出了对生存现状的担忧和对未来工美发展前景的热切期盼。

传统手工艺离不开人

人,是工美传承和发展的重要基础,可是这个基础如今却越来越薄弱。传统手工艺受到大工业生产的强烈冲击,传统销售模式受到新兴电子市场的挑战,不同程度地陷入后继乏力的困境。

参加座谈会的工艺球彩绘大师崔立军,将保定三宝之一的铁球用彩绘赋予了新的生命。曾经,一年出口彩绘铁球十几万副,带来的不仅是盈利,更是保定文化乃至中国文化的一种输出。但如今,其经营的工厂也由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百余人锐减到了如今的十几个人,彩绘师傅由从前的四五十人,骤减到现在的三四个人。

这并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的尴尬现状。工美人才的流失,一个个数字触目惊心。

曲阳石雕从业人员从10万人左右急剧下滑到现在的3000多人;定窑陶瓷原有企业300多家,从业人员20000多人,目前还剩六七十家;易水砚砚雕从业人员从50000人左右到现在仅有不足2000人;景泰蓝原来单在涞水、易县、高碑店、定兴从业人员就超过30000人,目前仅有200多人;原来涿州两个乡镇有上千家做玉雕,现在仅剩下100多家;定州缂丝、陶瓷仅剩下一两家……当年辉煌一时无两的工美行业,从曾经拥有着数千家企业、二十几万从业人员的巨大体量,急剧成倍下滑到现在的仅存数百家企业、一两万从业人员的境地,整体状况十分堪忧。

酒香也怕巷子深

众所周知,保定工美艺术造诣很高,不仅涉及门类众多,在单项技艺、个人能力方面都很出彩。故宫的很多石雕来自于曲阳,定瓷可以媲美景德镇的五大官窑。即便是景泰蓝,保定也能坐拥独特的艺术造诣,比如马未都仿制故宫的掐丝珐琅观复九宫系列“基业长青杯”,就是涞水制造。

但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工艺再好,作品再出色,也得别人看到、知道。

在座谈会上,不难发现,虽然工美大师、行业领军者中不乏备受手工艺人景仰的大师傅,但受技艺本身传承的约束,大多数工美大师以工作室或家庭作坊的模式制作、展示作品,市场认可度很低。且普遍存在市场营销渠道狭隘,缺乏营销新观念,还停留在上代人成功创业之初的营销思路上。尤其是近年来疫情影响,很多采用传统线下销售模式的工艺美术企业受到很大冲击。

虽然篆刻大师韩立壮等工美大师为缓解眼下经营困境,借鉴南方销售模式,依靠淘宝、直播等电商平台将产品推向市场,但苦于技艺展示,依然会有产销不畅,销售乏力的感叹。

如何把工艺美术品推向市场,让其成为“保定有礼”的强力支撑,品满天下,成为保定的文化符号,成为工美艺人代代相传的金钥匙,亟待我们去探索,去解决。

创新更应依托于市场

曾有大师做出客观反省:这些年来,工美自身与大众生活渐行渐远了。

在保定这座工艺美术文化底蕴深厚且门类齐全的城市中,不乏收藏级的工艺精品。诚然,艺术精品凝聚了工美大师们的心血,表达着一辈辈的传承,但如果不能融入市场,不能适应市场,注定只能是高岭之花,大家只能饱饱眼福。另一方面,行业内各自为战、过度分散的历史现状,显然缺乏聚合力,没有形成“保定”为核的整体兵团作战的市场合力。

急切的工美大师们也有冷静的思考:工美,传承传统手工艺,不能停止创新,顺应时代发展的同时更应顺应市场经济。

工美要走出困境,需要回到它在生活中的最基本定位,在实用、文化、审美三个方面及它们的相互联系中做足做大文章。

而这样的“走出”,是工美会员们的共同期待;要想“走出”,并重竖“保定工美”的金字大旗,他们都急切需要全文化领域中强有力的引领、扶持与支撑。

保定,三千年历史,八百载辉煌。拥有省内独有的5名国家级工美大师,占据全省1/3座席的30名省级工美大师,210名市级工美大师,这是保定工美文化的骄傲。可是,大师们的生存现状却不敢恭维。

今天,我们尝试着,把即将做出的努力定格在保定晚报《收藏周刊》,每周用固定的版面呈现不一样的工美人、工美技艺、工美声音;我们期冀着,用这样的努力,唤醒保定工美整体的活力与凝聚力,用这样的努力,为保定工美赢得从保定到河北到省外公众的广泛喝彩与青睐。

张俊忠(玉雕)

杨领超(桌旗技艺)

沟通,从这里开始

从今日始,《收藏周刊》就是一个破除行业界限与阻隔的沟通之地。

如果,在我们传递的工美人物、工美技艺、工美声音的过程中,您,无论是行内、行外,无论是曾经从业或依然坚持,无论是协会内还是尚未入列的,有中肯的意见、建议和需求,拨打收藏周刊编辑部的3092042,都可以与我们知无不言。

和我们的传递同步而行的,还有座谈会会址——“千禧堂中式生活馆”,这里将为工美名家们无偿提供交流沟通的场地,也专门辟出一角作为作品展览场地,每月以此为根据地的“工美大师作品联展”、大师论坛等活动,可以让更多人走近大师,了解工美,了解保定的传统文化。保定工美协会秘书长成女士(18132778390)、崔先生(13603286328)也随时欢迎这样的交流。


相关新闻